您好,欢迎访问一九零五行业门户网
南京行业信息网

南京三大特产:吃货、文青和潘西

2019/10/30 18:50:07发布9次查看

朱元璋定都南京后不到半年,赶走了异族,北望而笑:“朕一统江山666,南京因朕而光彩。”
定都南京的其他帝王总统们纷纷抱团diss:
“孤第一个定都建业的!”
“朕的建康,全球第一个人口过百万的城市。”
“本国主的江宁府,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。”
“驱除鞑虏,恢复中华!”
南京,是谁的南京?
贯穿历史的长河,悠悠纵横两千五百年,尬吵不下。
1 南京是吃货的南京
说起来南京的吃,没有苏州的多,更没有上海的丰富,只是打着淮扬菜的擦边球,不禁让外地人陷入沉思:南京人哪来的脸说自己会吃?
南京人不接受反驳。
在吃这一点上,越来越多的大都市都不在意“吃”的精髓了,而是更注重解决肚子前的逛街、饭局上的酒桌文化、约会时的培养感情,反而不注重美食的本身。
对此,下班路上围着路边活珠子摊的南京人也陷入沉思:不追求吃,还叫会吃?
在南京,吃是一种绝对称不上没落的文化。各种苍蝇小店经久不衰,几十人挨个排队等几桌的事情见怪不怪,就为了那一嘴加了油渣的皮肚面。
虽然有点甩,但烤鸭一定要泡着卤子,馄饨一定要加辣油,芦蒿一定要和干子炒。
遇到和心灵碰撞出火花的食物后,再对它就很有仪式感了。像东晋那帮嗑药嗑疯了然后一边散步一边读书的槽子。
就连在现代尽坑外马的夫子庙,民国时期都有家茶楼,上书对联:
近夫子之居,食不厌精,脍不厌细;
傍秦淮左岸,与花长好,与月同圆。
毕竟菜佣酒保,都有六朝烟水气。
对吃的追求正反映了南京人对美好事物的向往:活的舒服最重要。
所以南京人并不像苏沪好甜、杭越喜鲜、川渝嗜辣那样有独特的喜好,哪里好吃去哪里嘛。队伍最长的,也是最好吃的。
调查十个南京人最喜欢吃什么,有九个都会忘了鸭子和馄饨,而是陶醉在火锅和日料的抉择之中。再也没有第二个在“吃”上这么中庸的城市了,连袁枚都是在南京写下了《随园食记》。
在这种没有地方主义思想作怪的情怀下,南京人摒弃了一切主观思想,这也造就了各种外地店连改良都不改良就跑到南京来开。
不过南京人也相当喜欢这种“原汁原味”,给外地人一个有点误会的错觉:南京很宽容。
你们这么好吃,谁在乎你们啥血统的。
2 南京是文青的南京
文艺青年并不仅仅指表面上的装逼,那种假清高人人见而喷之。
南京人大萝卜,甩声在外,深受世人喜爱。但一定是甩中带稳的,不然叫刁民。
甩只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,那是一种无关风月的任性,是南京人在心理上对鸡毛小事无视的存在。
这种存在,往往能汇集成一句“不存在”。
什么是鸡毛小事?除去自己和亲朋的爱好、生存、生死,其他都是鸡毛小事。
而关键词就在这个“稳”上。
如果说甩是无视鸡毛小事的“不存在”,那么稳就是对大事上的一句“艾比可以”。
说出“艾比可以”的南京人,这一刻最性感。
每一个甩中带稳的大萝卜,才是最正儿八经的文青。文艺青年在这里并不是一种和普通、二b青年并列的范畴,而是在内心有着最平和也最高调的情怀。
他们会在清晨用昨晚吃剩的鸭子来泡饭,然后沿着玄武湖跑上半圈,见证一个城市的苏醒。
他们会在吃完辣油搁多的皮肚面后擤上好几张纸的鼻子,然后骑小黄车回家。途中就算绕道也一定要经过某条街巷,那里有自己的青春。
他们会在跨年狂欢后彻夜不归,跑到热河路上喝着十块钱半打的听啤,然后对几个清晨到南京的青年旅客吼道:没有人会在这里谈恋爱!跟老子去92喝酒啵!
文艺青年遍布南京的每一个角落。别看南图南博的学霸带着黑框彬彬有礼,汲取着知识的源泉。他们也会在傍晚钻进熟悉的馄饨店,跟抠脚大叔一起骂祁同伟,然后狠挖三大勺辣椒,大吼一声:豁屎么得辣油啊!
没有甩的稳,不算文艺青年。
3 南京是潘西的南京
在这里得特别说明一下,潘西当然也包括上面说的吃货和文青。但是在南京,潘西就是和潘东不一样。
等刻,现在哪有什么潘东,那叫杆子。
在南京生存指南里,潘西总是在金字塔的顶端的。和南京潘西谈恋爱,杆子都是弱势群体,在潘西的真诚勇敢恩正胎气甩中带稳的攻势下总会显得很可怜。
但也很让人羡慕。
么的办法,谁叫南京老头怕老太呢。

【南京行业信息网】